热门搜索:

功过相抵不过下次你准备要出手时必须要禀报我才行

时间:2018-12-15 19:24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李云直接站起来,拿起手边的剑就要出去,但却被李承一把抓住。
 
    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
 
    李云厉喝道:“当然是去楚家,讨一个公道来!”
 
    李承直接抢下他手中的剑大喝道:“二弟!冷静点!楚休怎么说也是楚宗光的亲儿子,你上门讨要什么公道?楚宗光还能杀了他儿子给三弟偿命不成?
 
    现在我们应该担心的应该是李家本身,以前有着忠叔帮衬,我们三兄弟这才可以撑起李家。
 
    现在忠叔死了,下面的人,跟我们李家有仇的人难道会视而不见?
 
    而且我最担心的还是楚家,他们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,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对我李家动手?”
 
    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 
    李承神色阴沉道:“等!等楚家那边传来结果,我们再做决定!我李家虽然没落了,但底蕴还在,楚家若是真敢动手,那我李家便豁出去一身家财,请外人出手,也一定要让楚家元气大伤!”
 
    此时楚家内,这么大的消息都已经传遍了通州府,李家都能够知道是谁动的手,楚家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楚宗光知道这个消息,当场便气的摔了茶杯,怒骂道:“这个逆子!把楚休给我叫过来!”
 
    楚宗光如此愤怒其实并不是因为楚休杀了李昭,楚家比李家强,就算楚宗光这些年来不想惹麻烦,没对李家动手,但楚家也不会怕了李家的。
 
    他愤怒的是楚休竟然不听他的话,自己都告诉他这件事情已经了结了,结果他却是依旧暗地里行动,带着人去劫杀李家商队,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中?
 
    楚宗光原本就不喜欢楚休,他喜欢的是楚伤那种乖巧听话的儿子,可惜现在楚伤已经废了,剩下这三个儿子就没有一个省心的,其中就属楚休最能惹事!
 
    议事厅内,楚宗光和楚家的长老还有楚开等人都在,这么大的事情,当然要其他楚家之人都到才行。
 
    楚休面色略带一些苍白,硬接了一招金刚罗汉拳,碎了几个骨头,这种伤势可不是一招就能好的。
 
    看着楚休踏入议事厅,楚宗光冷哼了一声道:“楚休,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?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,你竟然还敢擅自动手!”
 
    楚休低头一礼道:“父亲大人请恕罪,实在是机会不等人,来不及向父亲大人你禀报,不过这一次我劫了李家的商队,除了把我楚家的那匹矿石都拿回来了之外,其中还有大批李家要运往燕国的货物,这些东西,我都愿意上交家族。”
 
    在场那几名长老闻言眼睛都是一亮,楚休这件事办的倒是挺讲究的,拿到了这么一批财物也没有选择独吞,而是选择上交给族内。
 
    原本他们也是想要跟着楚宗光斥责楚休几句的,不过现在楚休这么识趣,他们倒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不过在一旁的楚开则是添油加醋道:“二弟,不是我说你,通州府就这么大,我楚家也不是其中实力最强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,你这也未免太能惹事了一些。”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那按照大哥的意思,是要我把东西还回去,还是准备给李昭赔命?”
 
    楚开刚想说什么,便见楚宗光烦闷的摆摆手道:“行了,闭嘴吧。”
 
    看着楚休,楚宗光皱眉道:“这次的事情下不为例,功过相抵,不过下次你准备要出手时,必须要禀报我才行,就算我在闭关,你也要先行通知陈管家,得到我的允许之后再动手。”
 
    楚休乖巧的一礼道:“谨遵父亲大人教诲。”
 
    原本楚宗光的打算是楚休若是敢顶嘴,他定然要家法侍候,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安分的儿子。
 
    但楚宗光也没想到上次强硬无比,敢跟他硬顶的楚休这次竟然变得乖巧了起来,主动把劫李家的东西上交,这倒是让他没了发火的理由。
 
    楚宗光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李家的李忠是你杀的?你究竟是怎么杀的他?”
 
    以淬体杀凝血,这种事情在江湖上有过,也不稀奇。
 
    但能够做到这点的无一例外都是那些大派俊杰,他楚宗光的儿子竟然也能做到这一点?楚宗光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的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十章 否决
 
    在楚家楚休的打算是藏拙,他不掩饰自己的能力,但却要稍微掩饰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 
    听到楚宗光的话,楚休低头道:“那李忠虽然是凝血境,但他已经老迈,并且我的手下事先偷袭擒住了李昭,在一旁威逼李忠,影响他的心神,这样我才能够将其斩杀的。”
 
    楚休这番话说的一份真九分假,虽然当时李忠的确是因为李昭那边的落败显得有些急躁,但却绝对没有到分神的地步。
 
    不过那一战的场景无人看到,楚宗光也的确是听说过,那李忠对李家忠诚的很,在李家所有凝血境的门客都离开之后,只有他对李家不离不弃,帮助李家那三人撑起了整个李家,若是楚休拿着李昭做把柄,杀掉对方也不算困难。
 
    楚宗光也没多问,他只是略微有些好奇而已。
 
    站起身来,楚宗光随意的摆了摆手道:“行了,这件事情就先到这里吧,都散了。”
 
    正在楚宗光准备离开时,楚休却是忽然开口道:“父亲大人,孩儿还有一件事情想说。”
 
    楚宗光皱眉道: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楚休沉声道:“父亲大人,这次的事情对于我楚家来说可是一个好机会,那李忠身死,李家人心不稳,正好这个时候我们楚家可以进攻李家,都不用父亲大人您出手,只要您将楚家的门客都交给我,我保证在三天之内便可以拿下李家!”
 
    只不过此时的楚宗光并没有表态,他只是皱了皱眉,半晌之后才道:“别总想着搞事情,覆灭一个家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。
 
    这件事情我不允许,你以后也不许再提了,记住,没有我的允许,不能对李家动手!”
 
    在场那些楚家的长老对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既然这件事情楚宗光不同意,他们劝说也是无用的,而楚开和楚生则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。
 
    楚休低头答应,但他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阴霾之色。
 
    楚宗光在想些什么他是真的搞不清楚,事情都已经明朗到了这种地步,为何楚宗光还不准备动手?
 
    哪怕就算是白痴都能够看出来,只要现在楚家对李家下手,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!
 
    楚宗光能够成为一家之主,他当然不是白痴,但他现在拒绝,楚休也没有办法。
 
    他是一家之主,整个楚家没人敢违逆楚宗光的命令。
 
    楚休带着不甘之意离去,其他人也都散了,这时陈管家站在楚宗光身后,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叹息了一声。
 
    楚宗光淡淡道:“老陈,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其实若是想要覆灭李家,早在李家那老东西死的时候我就可以动手了,何必等到现在让楚休这小子提出来?
 
    那东西的研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在这个时候,我不想让任何意外来打扰我,特别是吞并了李家之后,我们楚家很可能会引来沈家的注意。
 
    一个沈家我不在意,但我在意的是沈家背后的沧澜剑宗!所以在这个时候,必须低调一些。”
 
    陈管家叹息了一声,又是因为那东西,家主如果早放弃那东西,那他们楚家肯定要比现在辉煌十倍。
 
    其实方才楚宗光说的那些的确是他不想让楚休动手的理由,但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他不想让楚休的威望涨的太快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