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败了那楚休有点邪门看他的实力也应该是淬体境巅峰

时间:2018-12-15 19:19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楚休直接粗暴的打断了李荆的话,把自己手边的雁翎刀也往前一推,跟功法丹药并列。
 
    “机会只有一次,选择的权力也只有一次!”
 
    李荆咬了咬牙,二话不说直接慌乱的将那功法和丹药揣在怀里,踉跄的离开客栈。
 
    马阔从旁边的屋子里面走出来,不见外的从楚休盘子里抓了一把花生米塞进嘴里,一边嚼一边问道:“楚公子,你怎么知道这家伙一定会照做?万一他把事情泄漏给李家怎么办?”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人的野心是很可怕的,你别看这李荆是个下人,但他绝对不是那种肯屈居于人下的主儿,他对李家可没有丝毫的忠诚,我给他的东西正是他脱离李家,或者是说是背叛李家的一个理由。”
 
    马阔不解的摇了摇头:“人心真复杂,我当初只不过是北地代郡一个普通的放牛小子,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牛肉。
 
    要不是一群王八蛋兵痞杀了我的牛,逼得老子没了活路,老子又怎么可能上山落草去当盗匪?
 
    不过倒也不错,现在牛肉老子是想吃就吃,吃的都腻歪了。”
 
    楚休把剩下的花生米都推给了马阔,拿着刀走出去,淡淡道:“都是一个道理,人这一辈子的追求其实只有两个,吃肉,和吃更好的肉。”
 
    马阔摸了摸头,感觉楚休说话有些神神叨叨的,不过这时楚休忽然道:“对了,既然你说你牛肉吃腻了,那我就告诉酒楼的掌柜,不用每天都给你送酱牛肉了。”
 
    马阔的面色顿时一垮,连忙道:“楚休公子,我开玩笑的,你可别当真!不吃肉哪来的力气杀李家的人?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入夜之后,李家大宅内,李昭得意的对他大哥和二哥道:“我就说这件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,楚家那帮人内斗的都已经成习惯了,自己人在那里拖自己人后腿,是不会来管我们的。”
 
    李家老二李云忽然道:“对了三弟,听说你跟那楚休交手了?你还败了?”
 
    李昭的面色阴沉下来,点点头道:“是败了,那楚休有点邪门,看他的实力也应该是淬体境巅峰,但力量竟然高得吓人。
 
    还有他那刀法也是邪异的很,凶猛狠辣,根本就不给我还手的机会,而且我感觉他还没动用全力,反正这楚休要重视一下了,楚家废物不少,没想到这最废物的一个去了一趟南山矿区竟然还翻身了。”
 
    李承在一旁想了想道:“明天起程去燕国时,让忠叔跟你一起去。”
 
    李家昔日在最为强盛时要比楚家强上不少,光是已经到了凝血境的门客便有六人。
 
    只可惜后来李家老家主身死,那些门客跑了不少,就只剩下一个忠叔了。
 
    这还是因为这忠叔当初被盗匪围攻,身受重伤,乃是李家老家主救了他,所以他才感念李家的救命之恩,成为了李家的大管家,并且改名李忠,在李家最为为难的时刻也是不离不弃。
 
    李昭诧异道:“用不着吧,现在殇邙山已经有了规矩,只要交了过路费便能过去,还用忠叔跟我跑一趟?”
 
    李承道:“听我的,保险起见。”
 
    听见自己大哥这么说,李昭也没有继续争论,他点点头道:“那好,我这就去让人准备准备,定一下明天的路线。”
 
    等到李昭那边把行商的具体事务跟商队的人安排好之后,缩在人群最后边的李荆眼中露出一抹阴沉之色。
 
    “三公子,莫要怪我,当初你若是肯为我出头,我也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的!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楚休的院落内,高备拿着李荆暗中送过来的情报,面带愁容道:“公子,要么这一次咱们就算了吧,李家那边的实力太强了,这次行商足有百人,都是李家商队的精锐,其中还有李家的大管家李忠在,那可是凝血境的武者。”
 
    马阔将那情报拿过来看了一眼,嗤笑道:“你小子别这么怂行不行?跟你家公子多学着点,你只要学到你家公子一成,就足够你吃一辈子了。”
 
    嘲笑了高备一句,马阔将目光转向楚休道:“楚公子,李家那商队我给你解决,我手下那帮兄弟虽然只有几十个,但几乎各个都是见过血的,在北燕那边跟北燕朝廷的正规军交手都丝毫不落下风,解决那上百个李家商队的人没问题。
 
    现在就看你这边了,那李家的大管家虽然是凝血境,但淬体和凝血之间的差距也没那么大,那什么李家的一个管家难道还能比开山武馆丁开山那老头还强?”
 
   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僧
 
    翌日清晨,李家的商队便已经出城,浩浩荡荡的装了一车车的东西,除了矿石外,还有其他魏郡的特产。
 
    李昭的身边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,没有头发,穿着一身短打武士服,面色沉静,身后还背着一杆足有小臂粗的镔铁棍,这人就是李家那位大管事李忠了。
 
    江湖上用棍为兵器的武者很少,不是因为棍弱,而是想要将其练强很不容易。
 
    练剑用刀的走的都是锋锐无比的路线,军阵出身的武者大多数于用枪,气势无双。
 
    唯独用棍的武者武道路线厚重无比,初期修炼不易,杀伤力低,比不上刀剑一击毙命,枪扎一个窟窿。
 
    但棍法用到了极致,一棍下去就能把人砸成肉泥,威能倒也不逊于其他的兵刃。
 
    李昭带着人行走在殇邙山的小路当中,神色还算是轻松,一路上他也是跟着李忠讨教着武技上的事情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前方一个声音淡淡的传来:“李三公子,拿了我的东西就准备这么走了吗?”
 
    密林当中,楚休的身形从其中缓缓走出来,马阔等人则是默默的把李昭等人给围住。
 
    看到楚休的一瞬间李昭的确是惊讶了一下,不过看到楚休这边竟然只有几十个人,也就是他们商队的一半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看着楚休,李昭冷笑道:“楚休,楚宗光可是说了,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,不让你惹事,结果你现在竟然还敢来找我的麻烦,我看你这是存心在给自己找不自在!”
 
    楚休拔出自己腰间的雁翎刀,缓步向着商队走来,语气森然道:“楚宗光说算了,但我却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 
    李昭顿时一皱眉:“硬来?你这是在找死!”
 
    话虽然如此说,但李昭却是感觉有些不对,方才楚休竟然直呼楚宗光的名字,而且眼下他这边人少,的这楚休却是狂妄到要用这点人来劫杀他们李家的李家的商队,他哪来这么大的底气?
 
    不过眼下楚休既然已经出手,他这边自然不会束手就擒。
 
    李昭直接一挥手,冷声道:“都给我上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那些李家商队的人纷纷从身后的车队当中抽出兵器来,跟马阔等人对峙起来。
 
    马阔拎着重剑冷笑了一声,沉声道:“小的们!吃了楚公子这么长时间了,也该轮到我们出出力,让楚公子好好看看,兄弟们虽然吃的多了点,但这杀人可也是利索的话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马阔和他手下的一众盗匪顿时便跟李昭手下那些商队的人战了起来。
 
    马阔手下的人虽然少,但他们却都是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的余孽,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是带着人命的,甚至还曾经跟北燕军方交过手,虽然人数只有李家的一半,但却一上来就将对方给压制住了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