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这一次他胜的属实有些凶险这李忠比他想象的要更强

时间:2018-12-15 19:2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而马阔也是跟李昭战成了一团,他们两个一个用重剑,一个用的则是寻常的细剑,剑势也是一个轻灵一个厚重。
 
    论及根基其实是李昭这个世家出身的武者占据上风,毕竟李家就算是小世家,也不会少了李昭的修炼资源,而马阔只是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的一个小角色而已。
 
    只不过马阔的实战经验要比李昭强得多,双方倒是打了一个旗鼓相当。
 
    李忠跳下马,拿出自己放在背后的镔铁棍,看着楚休沉声道:“楚公子,你当真要跟我李家彻底撕破脸皮不成?楚家主的性格我知道,今天你敢来劫杀我们,我敢肯定楚家主并不知道,你现在退去,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若是不退呢?”楚休拎着刀,沉声道。
 
    李忠把手中的镔铁棍指向楚休,冷声道:“楚公子今天若是不退,那我就只能打断你的腿,将你送回楚家了。
 
    杀了你会惹怒楚家主,但这次可是你主动违背楚家主的命令来找我李家麻烦的,废了你,合情合理。”
 
    “好一个合情合理!”
 
    楚休直接抽刀斩来,冷声道:“现在我在这里将你们全都杀光,也是合情合理!”
 
    血刀出鞘,气势狂暴无比,森冷的刀锋之上都好像透露出了一股狰狞的血色来。
 
    李忠冷哼了一声,他手中的镔铁棍横扫舞动,好似水泼不进一般,一阵铿锵声传来,刀棍相交,楚休顿时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,甚至让他的双手都有一种发麻的感觉。
 
    李忠舞动着手中的镔铁棍淡淡道:“淬体与凝血虽然只有一境之差,但其中差距却是由内而外的。
 
   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力气为何要比同级别淬体境的武者更强,但不凝练气血,筋骨根基就算是再强也是无用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李忠忽然爆喝了一声,手中的镔铁棍带着浓重的威压轰然砸下,楚休的身形一动,向着后方侧开,但李忠那镔铁棍却是忽然一抖,铁棍竟然犹如长枪一般,向着楚休点来,好似佛前跪拜一般,连点三次。
 
    楚休匆忙之下竖起刀锋的抵挡,但却被这三下点的接连后退了三步,手臂发麻,体内气血震荡,憋的他面色通红,不过楚休的双目中却是爆发出了一抹精芒来。
 
    这才是凝血境应有的力量,淬体由外而内,凝血则是由内而外,气血之力的爆发是从外界看不到的,但在交手时那股气血震荡带来的爆发力却是十分的清晰。
 
    而此时楚休看着李忠手中的那镔铁棍,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:“伏虎降魔棍!没想到李管家你竟然出身大光明寺,而且现在竟然还在李家当下人。”
 
    这一世的楚休没什么见识,但前世的楚休可是记得不少武功秘术和来历。
 
    虽然重生之后两个记忆融合导致楚休的记忆有时候会模糊一些,但方才交手数招他便已经认出来了,这李忠所用的正是北佛宗大光明寺武僧的必修武技,伏虎降魔棍!
 
    江湖之上,佛门一脉的传承寺庙数不胜数,但真正站在巅峰的便只有两家,一南一北,所以被成为南北二佛宗。
 
    其中南佛宗须菩提禅院修法,北佛宗大光明寺炼体。
 
    大光明寺的入门功法便是一套伏虎降魔棍和金刚罗汉拳。
 
    怪不得这李忠竟然留着光头,而且还用江湖上少有人用的铁棍为兵刃,他竟然出身江湖上的顶尖大派大光明寺,这可是有些出乎楚休的预料。
 
    李忠面色平静道:“我昔日只不过是大光明寺内一个连法号都没有的火头僧而已,不敢自称是大光明寺弟子,也不想给大光明寺丢人。
 
    楚休,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来历,现在还准备继续一意孤行下去吗?”
 
    “一意孤行?一套伏虎降魔棍可吓不到我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楚休直接欺身而上,血刀刀法被他施展的是阴邪无比,刀锋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斩出,攻的全都是李忠的致命部位。
 
    只不过佛宗弟子最重根基,李忠以前就算只是一个火头僧,但他也是在伏虎降魔棍这么一个入门武技当中浸淫了几十年,防御滴水不漏,根本就不给楚休近身的机会。
 
    李忠此时的神色也是变得肃穆了起来,这楚休的刀法简直阴邪诡异到了极致,就算是他也要全神贯注的防御,否则一旦被楚休近身,他的镔铁棍施展不开,那可就糟了。
 
    但就在此时,马阔那边的战局却是发生了变化。
 
    马阔手下那帮盗匪对上李家商队的那些人基本上就是屠戮的局面,而马阔也本人也是在跟李昭的对战当中占据了上风,眼看李昭就要不敌了,这幅场面也是让李忠有些焦急。
 
    伏虎降魔棍攻守一体,沉稳无比,但此时李忠却是稳不下来,再拖下去,李昭那边可就危险了!
 
    所以这边李忠在荡开了楚休一刀之后,棍法毫无生涩的转守为攻,轰然一声向着楚休砸落,裂地降魔!
 
    楚休的眼睛一眯,手中的雁翎刀将镔铁棍带偏,使得铁棍砸在地上,顿时入地数寸,砸出了一个小坑来。
 
    血色的刀锋顺着镔铁棍,带着刺目的火星一路向着李忠斩来,血色狰狞的杀机逼近,但李忠好像已经料到了这一点,他竟然直接松开了镔铁棍,双拳交叉紧握,好似一尊佛印一般,向着楚休当头砸下!
 
    金刚罗汉,镇魔诛邪!
 
    李忠浸淫了几十年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套伏虎降魔棍,还有金刚罗汉拳!
 
    不过就在此时,楚休却是不躲不闪,欺身而上,任凭那一拳轰在他的胸口,他袖中一抹银光划过,瞬间便填满了李忠的眼睛!
 
    快刀出鞘,袖里青龙!
 
    李忠怎么也没想到楚休竟然还隐藏着一把刀,一把到快到了极致的刀!
 
    等他反应过来时,他的眼前就已经被一片刀锋闪耀出的银光给填满,接下他眼前出现的则是一片血色,那是他自己的血,还有一具无头的尸身,轰然倒地!
------------
 
第二十九章 一念之差,万事皆休
 
    ps:感谢书友老铁老牛了、我心中尚未崩坏的温柔一万起点币的打赏。
 
    楚休拄着刀站在原地,鲜血忍不住从口中溢出。
 
    他摸着自己的胸口,那里传来了阵阵剧痛,骨头恐怕都已经断了数根。
 
    不过看着眼前李忠那无头的尸体,楚休则是在心中感慨,这一次他胜的属实有些凶险,这李忠比他想象的要更强。
 
    原本楚休以为这李忠只是普通的武者,谁承想对方昔日竟然是大光明寺的弟子。
 
    虽然他在大光明寺只是一个火头僧,那也是大光明寺的火头僧,伏虎降魔棍练的纯熟无比,根本就让楚休找不到丝毫的漏洞。
 
    如果继续拖下去,就算楚休因为修炼了先天功而导致内息深厚,但也比不过已经踏入了凝血境的李忠。
 
    也幸亏最后这李忠着急了,转守为攻,被楚休抓到了破绽,最后以伤换命,这才以袖里青龙将其斩杀。
 
    不过这伤受的值得,不光是斩杀了李忠,在跟李忠交手时,楚休也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气血澎湃的韵律,这给楚休很多感悟,这一战过后楚休再去闭关,凝血境便已经不远了。
 
    而那边马阔等人的交手也是决出了胜负,李家商队那边都已经被屠戮一空,李昭则是被马阔的重剑砸碎了胳膊,被马阔压着来到了楚休的面前。
 
    看着地上李忠的尸体,马阔惊讶道:“大光明寺出身的和尚都被楚公子你干掉了,了不得啊。”
 
    楚休擦去嘴角的鲜血,往嘴里扔了几颗伤药道:“你也见过大光明寺的和尚?”
 
    马阔点点头道:“南北二佛宗嘛,谁人不知道?而且大光明寺就在北地燕山郡大光明峰之上,离我北地三十六巨寇也不算太远。
 
    不过庞虎大当家和其他北地三十六巨寇的大当家都交代过了,其他的武林宗门可以碰,但看到大光明寺的人绝对不能惹,那帮和尚可是不好惹的很。”
 
    说着马阔又瞧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:“当然这个没关系,脑袋上连个戒疤都没有,连大光明寺的正式弟子都算不上。”
着问道。
 
    拿起自己手中的短刀,楚休来到李昭身边,淡淡道:“我想要整个李家,你给得了吗?原本我还没注意到你李家,不过现在你李家竟然自己跳出来要掺合我的事情,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
 
    一念之差,万事皆休。李三公子,一路走好。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楚休已经一刀捅进了李昭的胸口,等李昭带着不甘之色倒在地上之后,他这才把刀拔出来,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道:“把货物都带着,准备回城。”
 
    马阔诧异道:“这些尸体呢?就不用处理伪装一下?”
 
   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锐利之色道:“处理什么?这些尸体我本来就是准备要让人看的。”
 
    殇邙山很大,但进入殇邙山的道路却只有那么几个,所以李昭等人的尸体在第一天虽然没被人发现,但第二天便被其他商队发现了,有认出李昭的人连忙派人去通知李家。
 
    李家大堂内,李承和李云看着白布下李昭和李忠的尸体,眼神呆滞,但心中却是已经悲痛欲绝。
 
    一个是他们从小到大最为照顾的弟弟,另一个则是在关键时刻不离不弃,虽然是外人,但却跟亲人没什么区别的老管家,结果一天之内竟然全都死在了这里。
 
    “是谁!到底是谁!?”
 
    李云忽然厉喝了一声,双目赤红,面色疯狂。
 
    李承神色阴郁,但却没像李云那般疯狂,他声音沙哑道:“是楚家的楚休!
 
    有人看到昨天那楚休带着人出城去,结果当头下午便带着一车车货物回来,那车上还有着我李家的印记!
 
    只不过我不明白,明明有着忠叔在,为何还会出事?忠叔可是大光明寺出身的武者,同阶当中都少有敌手,怎么会被楚休一个淬体境的武者所杀?”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